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青山 >

65、好时光

推荐小说:
COS成最强挚友的崽崽后
绝世天君
嫂子:我真不是傻子了
我的海员生涯
金钱玩家
战神狂妃:邪帝,宠上天
随身空间:战神的异能小媳妇
凰兮凰兮从我栖
回到地球当神棍
无敌剑域
九龙神鼎
万古天帝
不死武尊
都市极品医神
诸天万界
帝霸

65、好时光

(快捷键 ←) 最新章节 (快捷键 →)手机阅读

    陈问宗站在桌案旁,捧着宣纸默念一句句关于秋的诗词,沉静如玉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他心中竟升起一丝惋惜与遗憾。

    他遗憾的是这些诗词除了那首“枯藤老树昏鸦”

    以外,俱都只有一句。

    诗词单拿一句出来固然精妙,但总归缺了一些完整的意境,不能算是完整的作品。

    陈问宗刚想放下宣纸,却又拿起……偏偏是这一句句不完整的遗憾,又让他心痒难耐。

    他打量着诗词的字迹:字体娟秀,必然不是世子所写,

    陈问宗回忆起先前侍女摘下帷幕时,是白鲤郡主在提笔,难道是郡主写的吗?下次若再见郡主,定要问问这些完整的诗词是什么样。

    这位洛城陈府嫡长子被诗词吸引,全然忘了刚刚自己那弟弟陈迹也在席间。

    “兄长,怎么了,为何站在那里一动不动?”

    陈问孝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?我在看诗,”

    陈问宗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此时,林朝京也起身踱步过来,想要看看陈问宗手里拿的是什么:“是那位世子写的诗吗?之前在东林书院时,我便规劝过他莫要在书院里胡闹,结果他偏偏不听.

    说着说着,当林朝京看清陈问宗手里拿的那九句诗,也怔住了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这张桌案前,白鲤郡主总共三页宣纸,于是这三页宣纸便在不同的人手里流转。

    两名侍女走上来,笑着说道:“诸位相公,我家姑娘来了!

    却见柳行首从木楼梯缓缓拾级而上,她看起来十八九岁的年纪,长相并没有多么艳丽,反而比起那些红衣巷里精心打扮的女子来,有些平庸。

    但偏偏眉目间眼波流转,有一种生动的可爱,

    柳素上得楼来,却见所有文人士子都聚在一张桌案前,没人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侍女想要再次出声提醒众人,柳素却笑着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踮着脚尖轻轻凑过去,笑意盈盈的问一位士子:“这是看什么呢?

    “啊,我们在看诗。

    直到香风扑面,那位士子才反应过来:

    柳素看向宣纸上的诗词,好奇道:“咦,这是哪位公子写的?

    “靖王府世子写的,如今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走了?”

    柳素来到窗边,扶着窗棂向下绣楼下面看去,却见世子一行人正说说笑笑、打打闹闹走出绣楼。

    楼下的景色,却要比楼上有趣多了。

    柳素笑着说了一句:“他们好热闹啊,还挺想留下他们喝酒的,或者跟他们一起去喝酒。

    侍女怔了一下:“姑娘,现在怎么办,要不要我去请他们回来?

    柳素笑了笑:“不用了,有趣的人远远看着就好,离得近了反而就没那么有趣啦。

    走吧,还要应付那些无趣的男人呢。

    “那空出来的三个雅座,是否再找人填上?

    “好啊,赚谁的钱都一样。

    世子从绣楼里出来,明明是被气出来的,却趾高气扬的像是个刚刚打了胜仗的将军。

    门口有人见他出来,好奇:“世子不是进绣楼了吗,怎的这么快又出来了?

    世子坦坦荡荡笑道:“不会写诗,所以就出来了呗!

    “见到柳行首了吗?

    “没见到,还好没花银子,不然亏大了!

    此时,白衣巷的青石板路旁,家家都挂上了造型好看的灯笼,有锦鲤状、有楼宇状,精致有趣。

    街上往来都是文人雅士,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

    世子他们大大咧咧的走在这条小路上,显得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待离绣楼远了,世子低声问白鲤:“我今天做得没错吧?

    白鲤笑着说道:“没错,不愧是我哥,做人就该这么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“嘿嘿,”

    世子得意的抻了抻身上的衣服:“他们嫌弃咱们,咱们还嫌弃他们呢!既然比诗也比不过,那以后就不比了!

    白鲤笑的眼睛弯了起来:“对,比来比去有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刘曲星补充了一句:“你看林朝京刚刚那个显摆的样子,跟孔雀开屏了似的。

    佘登科闷声道:“师父的医术你没学到多少,损人的本事却得了真传.”

    众人哈哈大笑起来,刚刚的不愉快也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此时,梁狗儿问道:“世子,咱们现在去哪?去红衣巷金坊还是其他地方?

    世子挥挥手道:“先不去红衣巷,这会儿小和尚应该念完经了,咱们接了小和尚之后,再一起去金坊!这么快乐的事情,怎么能丢下他不管,腿瘸的都抬出来了,还差個和尚?”

    …….那回到王府以后,你们能不能把我放在医馆别管我死活了,我不想陈迹去喝酒。

    “不行!

    走,回王府接小和尚,一个也不能少!

    “接小和尚!

    陈迹眼睁睁看着这群疯子勾肩搭背、嘻嘻哈哈,脑子一抽便要走上半个多时辰回王府接上小和尚,再走上半个多时辰回东市来

    就好像所有人年轻时,可以肆无忌惮的张狂与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只要你还翩翩的站在青春里,一觉睡去,世界就会原谅你。

    某一刻,你会被世俗说服,这是不对的。

    可等你站在垂暮之年再回首,才忽然发现这世上本没有错与对、成功与失败,你与朋友们站在桌子上放声歌唱到天明、看着心仪女孩就会傻笑的日子,才是真正的好时光。

    因为你再也回不去了,

    陈迹问道:“白鲤郡主,你哥他们平时也这么癫吗?

    白鲤郡主浅笑着:“平时可比这会儿更癫呢,前年上元节回洛城,他喝多了非要跑去陀罗寺撞钟。

    他和几个狐朋狗友半夜三更偷偷翻墙进去,钟声把附近数百户居民都给吵醒了,父亲把他吊在房梁上揍了一天。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要去撞钟?!

    “他说要撞醒那些叫不醒的世人…”

    “确实叫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陈迹肃然起敬:

    “我现在跟着他出来,也是担心他再去做这么离谱的事。

    “心疼你哥挨揍啊?

    白鲤摇摇头:“上次我父亲揍他一天就累得病倒了,足足半个月才愈。

    父亲本来就忙碌疲惫,再被他气到可就不好了。


    陈迹:父女情深啊。”

    待到众人接了小和尚再回到东市时,已是深夜,

    红衣巷依然灯火通明,两排红灯笼从街头挂至街尾,仿佛永远不会熄灭的烟火。

    当梁狗儿抬着竹椅从楼宇间经过,楼上的姑娘娇笑着挥舞手帕:“这不是狗儿哥嘛,今天又傍了哪位金主来喝花酒啊?别去金坊找烟儿姑娘了,你喝不过她,来找我喝嘛,两杯我就倒喽!

    梁狗儿笑骂道:“我不跟你喝,我怕你吸我阳气!

    楼上的姑娘骂骂咧咧起来:“梁狗儿,你买的酒都够那烟儿再开个金坊了,被人哄了还不听劝,她跟你喝的根本不是酒,是水!

    梁狗儿继续抬着竹椅往前走,一边走一边笑着回应:“我乐意!

    此时,一位明艳动人的姑娘从金坊迎了出来:“狗儿哥,你来啦!

    梁狗儿哈哈一笑:“烟儿姑娘,今天可莫要去招呼旁的客人了,喊姑娘们来招呼。

    好我们这一桌,不要怠慢我的新朋友。

    烟儿打量了一下世子身上银丝暗纹蟒服,当即笑着应道:“好嘞!”

    工她引着众人上了二楼,安排了一个极宽敞的雅座,菜品、酒水如流水席般端上来不带重样的。

    不过一会儿,一群姑娘带着香风冲了进来,白鲤看了她们一眼,指了指陈迹:“他不需要陪,他身上有伤。

    此时,一位姑娘想坐世子腿上,世子看了白鲤一眼,讪讪笑道::“使不得使不得,喝酒就好。

    这时,外面有客人说道:“听说了吗,靖王府那个草包世子在绣楼写了十二句诗。

    “哦?写得怎么样?

    “哈哈,林朝京知道吗,今年最有希望和陈问宗夺解元的那位,说世子写得狗屁不通。

    每首诗都只写出半句来,句句都不完整,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拾来的,亦或是买的。

    其他人怎么说?

    其他人也是这么说的,说世子的水平也就只能拼个半句诗。

    “草包世子嘛。

    世子所在的雅座里安安静静,他喝了一大海碗的酒,呼出一口酒气问道:“姑娘,我且问你,塞下秋来风景异,衡阳雁去无留意’这句诗写得如何?

    姑娘笑着说道:“好哥哥,你说这些我可听不懂。

    世子挠了挠头,又问:“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’,这句写得好不好?姑娘将酒重新给他满上,笑着说道:“世子别为难我了,您要是想用诗来吸引姑娘得去白衣巷,在我们红衣巷不如先把酒给满上,咱这可容不下文人士子!

    世子一怔,继而哈哈大笑起来:“这里好,这里好啊!我也不待见那些文人士子!

    姑娘掩嘴笑道:“也有中年文人喜欢悄悄来红衣巷,上床前他们会悄悄就着酒吃下治阳痿的海狗丸,让我等等,别着急。

    药效还没起来的时候,他会跟我聊汉史、聊经义,从天文聊到地理,那会儿我好仰慕他。

    待到药效起来时,我问他天狼星在哪里,他说别问了,赶紧把衣服脱了吧。”

    小和尚听得面红耳赤,一边听一边念经,一边念经一边听。

    世子回想着刚刚其他客人说的话,原来他以前心心念念的诗词,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:“我以前刚到东林书院的时候,看到陈问宗、林朝京他们吟诗作对,心里美慕得要死,他们怎么就能风度翩翩、风花雪月,我怎么就不行。

    是不是如果我也写出好诗来,写出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’这样的好句,就可以和他们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今天我忽然想明白了,原来我与他们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,不必勉强。

    世子端起海碗来遥遥对陈迹举起:“抱歉,连累你的诗与我一起受辱。

    陈迹笑着安慰道:“没事,你付钱了的。

    世子喝得多了,话也变得多了:“还有书院里的先生们,口口声声要求我们自力更生,他们自己却将小妾都带进了书院呵,东林党人。

    白鲤皱着眉头狠狠拧了一下世子腰间的肉:“哥,你说话注意点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不说了不说了,喝酒喝酒!

    这一夜世子不知道喝了多少酒,陈迹本不想喝酒,竟也不知不觉喝得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什么密谋司,什么军情司,什么罗天宗,什么厮杀技艺,什么剑种门径,统统抛到了脑后,只余下红衣巷里香甜的酒。

    陈迹忘了自己为何喝了这么多,他只记得自己迷迷糊糊时,有人高喊了一声走,上鼓楼看日出’,于是一群人便抬着他出了门。

    临走前,梁狗儿拉着烟儿的手问道:“去不去看日出?

    烟儿姑娘笑着说道:“金坊里还有生意。

    梁狗儿再问:“去不去?

    烟儿姑娘回答:“去。

    他们在夜色里狂奔到洛城鼓楼前,白鲤给看守鼓楼的士兵塞了枚银花生,对方这才放行。

    来到鼓楼之上,凉爽的秋风一吹,陈迹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他看见世子落寞的坐在栏杆上,好像随时被风一吹,就会掉下去。

    世子高声问道:“刘曲星,你以后想做什么?

    我想接我师父的衣钵,成为御医!

    “好,以后你就是我靖王府的御医!

    世子又高声问道:“梁猫儿,你以后想做什么?

    梁猫儿想了想:“我想置几亩地。

    “明天就送你!

    世子继而问道:“陈迹,你以后想做什么?

    陈迹迷迷糊糊道:“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,先活下去吧。

    众人哈哈大笑:“活下去算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”世子,你以后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梁猫儿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做一名大侠客!”

    世子笑着说道:“才发觉读那些经义是没用的,往后风吹哪页读哪页,哪页难读撕哪页!击鼓!

    说罢,他拿起鼓槌,便要敲响楼上巨鼓,

    然而白鲤拉住他:“哥,你可想好了,你一槌敲下去,楼下看守鼓楼的士兵就得发配充军!

    世子讪讪松手:“那便不敲了。

    陈迹又看向另一边,梁狗儿迷离的看着天空,烟儿姑娘则轻轻的靠在他身上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梁狗儿揽着她:“琉仙,你这些年去哪了?”

    烟儿抓紧梁狗儿的衣襟,像是要抓紧这位浪子身上的温度,她轻声道:“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。

    话音落,有人高喊一句:“太阳出来了!

    陈迹抬头看去,却见一轮红日正慢慢在世界的尽头升起,云朵流动,红色的光渐渐照在所有人身上。

    身边有一群傻子在发酒疯,可连秋天里的朝阳都那么温柔

    白鲤看了看陈迹:“你在想什么?

    陈迹笑着说道:“我想让天上的那朵云停下来。“

    本章完。

    。

    :


https://www.juligroup.net/109589/76.html
相关:  大王饶命  英雄联盟之灾变时代  我是大玩家  第一序列  分类:  大王饶命小说  夜的命名术    校花的贴身高手  百炼飞升录  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  不灭武尊  网游之剑刃舞者  
星界蚁族千里送一血星界蚁族
大魏芳华西风紧大魏芳华
最强战神烈焰滔滔最强战神
小说更新:
我有九千万亿舔狗金
逆转重生1990
炮灰女配带空间开启了发家致富
环保大师
绝品强少
官道之绝对权力
名门暖婚:权爷盛宠妻
全球巨星从练习生开始
TG: @feiwugong
搜"青山"
360搜"青山"